纪雅雅Clan

懒癌绝症患者

一些话

今天,我被说是李先生和陈先生cpf???
我他妈的可真是一个回旋踢

14年我入坑
喜欢他俩,不粉真人cp

对我而言,他俩一样重要
没有谁比谁重要

我无所谓别人怎么看我
但你赵小姐粉丝
来评论我?
我呸,你有什么资格????

你可别是个傻子骂不过还权限吧?
你可真是有毛病

我不粉圈
我不愿意看两家吵架
可是哪有什么办法
吵吧,关我什么事
我又不看你们怎么吵
我继续日常,买买买,刷电影,写水仙

投票这东西
大号小号各一个
只能投一个的
那就两个都不投

我喜欢谁
不用别人管我
我什么属性
轮不到你diss
反正我,堂堂正正

想跟首页女皇说声抱歉
没有在lofter主页标明属性
可以取关
但还是说声抱歉

两家关系特殊
我这种可能是最尴尬的存在了

取关随意
但别骂人啊

关于: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对于一个写手来说,能有一个人看,都是莫大的鼓励

谢谢你们看

即便是如何:

对于写手来说热度和评论真的重要吧。不过我觉得自我修复能力很强了😂

关于热度

以前
第一天300+热度:开心开心,好爱你们。
第二天100+热度:好桑心,这篇看得人怎么那么少……
第三天200+热度:好啦心情又好起来了,起码有200呢。
第四天400+热度:炸啦炸啦!
第五天100+热度:好少呜呜呜,写得那么差嘛!

现在
第一天50+热度:什么!居然有50+热度!天哪!
第二天60+热度:啊啊啊啊啊啊我是在做梦吗?!居然有那么多热度!我要给你们打钱!!
第三天70+热度:不行了我要昏过去了!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感动的事情吗?
第四天50+热度:没事,没事,虽然没有前两天高,但比之前高啊。
第五天40+热度:不就和以前差不多嘛,可以了可以了,前几天还有很高的热度呢,做人要知足。
第六天30+热度:没关系,可能写得不好看吧,你看前几天还有60+热度呢。而且以前最少只有10+热度,满足吧满足吧。

关于评论

其实我对评论一直都很期待,我总是希望有人能发现我埋下的梗,不过结果不近人意。我有的时候一篇会设置很多个点,我每写到一个的时候,都会想象如果读者发现会是什么样的。我甚至想,不要他们全发现,就算每人发现一小个也是好的呀。

其实我想多了,一般情况下,每篇文章都很少有戳中我的评论。我想来想去,或许是因为我的文不能戳中他们的萌点吧。我原来以为,有一个懂自己的读者很重要,如果有一个人告诉我ta知道我想写什么,我就愿意坚持下去,哪怕就ta一个人看。

后来我发现,我比自己想的要强大。就像陈伟霆说过,他曾经在酒吧唱歌,一个听众都没有。我有段时间也尝到了这种滋味,有热度,非常低,有评论,三条——“沙发”“板凳”“地板”。我那时感到非常无助,我曾说评论和热度不是我写文的初衷,但那种无人能懂的感觉真的让人心如死灰。

那样的感觉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然后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啦,往后写,写多了,总有人会懂的。为了方便看评论,我直接把lo设置只有获得评论或转载才会通知。晚上睡觉前发文,把lo关掉,期待满满,第二天一睁眼打开lofter,希望得到反馈。然后结果就是,小铃铛那里只有一只手数得过来的数字。我告诉自己,大家晚上都去睡觉了哦,白天醒来就能看见了吧。然后一天就在等,等那个地方再次出现红色,可是还是没有。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没关系啦,可能这章写得不好看,下一章努力努力。

但这都不是最痛苦的,最可怕的。

我最害怕的不是没有人评论,而是第一条评论出现歪楼。我写文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加一些诙谐的成分在里面,但遇到严肃的时刻,那点诙谐成分会要命。第一条评论歪了,后面的就会接着一起歪。这太可怕了,我不求读者给我评论,但我不想看见一篇明明严肃生死攸关的文,下面的评论都是调侃愉快的语气。这让我觉得很失败很失败,因为我觉得不评论是无话可说,这种评论代表我根本没有把想表达的表达出来。

或许是因为读者知道,我不会让主人公死掉。所以他们也不用担心,主人公是否出事。因此自那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写文都小心翼翼,在严肃关键的部分都不敢用任何诙谐的字眼。

因为一歪,就歪得很厉害。

港真,这真的让我感觉很失败。甚至有几次想,要不然就坑了吧,反正也没人能读懂,这个故事写出来也是浪费。

不过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到后来也发现了一些能评论戳中我的小天使,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们读懂我,很想很想给你们打钱!!!感谢你们!!

坚持总会有回报的,少一点,也是回报呀。

干净的泉水少,但是很甜。

谢谢你们和饱饱,让我觉得人生总会有甜的时候。













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

对很多写手来说,都有这个问题。

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后,以我的情况为例,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为何会这样:

1、认真写出来的文,埋了很多的梗,用了很多复杂的表达和复句。

所以:从阅读的难度来说,比随手写的文读起来难很多,慢很多。

这就需要阅读者有这个能力和精力去阅读,而一般情况下,能够理解你的这种表达的人并不多,大家喜欢更轻松的阅读。

2、认真写的文,它所涵盖的意思更深。

它的主题并不是那么活泼,它晦涩,黑暗,甚至打碎希望。

大部分人在网络上阅读都是为了找个乐子,这就是为何爆米花片比晦涩的片子看的人更多的原因。


我作为读者来说:

1、一篇文写得轻松好读,满足我想看的Kink的文,会非常乐意去读。很轻松。

2、一篇文写得很用力,非常晦涩但是感情表达非常赞。这种作者一般见到要收藏起来。比如真探圈的一些作者(一段时间不夸真探圈的文质量高就不舒服),这种作者是内心的大大,珍藏。她爬啥圈,我就吃吃原作,吃吃文。

我作为作者来说:

1、轻松的文,写的很快、很爽,脑洞大开的爽感。

2、认真写的文,写的很爽,不快,腐蚀自身的爽感。

3、给我认真写的文、冷僻的文,留言的人,我会想给他们打钱。

结论:

搭配写作,干活不累。

一个写了很冷,觉得没爱,一个可以找点人类的爱。

我很现实,需要人类的爱,没人看虽然也想写,但是略寂寞。可以在隔壁找爱。用隔壁的爱,来支撑那些冷文。

至于爱那些冷文的人,我想发财,给她们打钱。谢谢你看。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10.

 

     张启山留下一室旖旎,第二天就随八爷和副官去了城外矿洞。

 

     日晒三竿之时,何瀚依旧躺在床上,一觉好眠。

 

     张家佣人做事有意识地放轻了脚步,生怕惊醒房内沉睡的主儿。

 

没了张启山的张家除了饭店时间不同,其余也并无多少异常。

 

     何瀚一觉睡到了中午,睁着惺忪睡眼醒来之时,身上的欢爱痕迹让他一时有些发懵。

 

     原以为是春梦一场,可身上的疲倦感和两腿之间的感觉,提醒着他,这是一场现实。

 

     何瀚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又输了。”

 

     小葵端着清粥进来,放在何瀚床边,轻道:“何少爷,这是小葵刚做的,还是温热着的,不烫口的,快喝吧。”

 

     何瀚点点头表示谢意,接过小葵递来的粥品,舀了一口放入嘴中,果真是口感极佳。他一边感叹着张启山的好口福,一边却又注意到这小丫头一直在上下盯着他看。

 

     他笑笑,问道:“我今日可是与往日不同?你盯着我看作甚?”

 

     房间的一室旖旎已经被老管家派了几个成年的丫头打扫干净,房间如同往常并无不同,可刚才何瀚接过粥品之时,身上之被滑落,颈间衣裳凌乱而开,露出几片红印。

 

     小葵不过是个十几岁的丫头,忍不住的问道:“何少爷,你昨日可被蚊虫叮咬?”

 

     何瀚不解,为何如此询问?突而低头,心中明白。一时间竟是让颈间的红印,爬上了脸。

 

     小葵不知,热心肠地对着他道:“是我疏忽了,想来昨日未曾吩咐清荷姐姐将窗户关好,哪怕是冬天,也可能是有蚊虫入室的。我今晚去找管家要点蚊香,替何少爷点上。”

 

     何瀚脸更红了,只能低头喝粥,并又小心吩咐小葵,“那你…一个人去拿一点即可,不必跟其他人说此事。”要知道,张家大多数佣人都是成年人,这其中涵义想想就知。

 

     小葵却是不懂,但还是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何瀚笑了笑,继续将温热的粥送进嘴里。

 

     喝了半碗便是已经有些饱了,何瀚将碗放下,轻道:“我已经饱了。劳烦你一会儿去跟管家说说,我有事情需去醉酿阁一趟。

 

     想来这几年来,陈霆那嗜酒的爱好也没变多少。

 

     当年他和陈霆年少无知,背着家人,月黑风高夜跑去醉酿阁酒窖去偷了那一坛老板不肯出售的桃花酿。喝完以后两个少年爬上阁楼对酒当歌,大聊一番,快到初阳才回家。

 

他当年也相当佩服陈霆头脑,最后还不忘将犯罪现场混乱一番,假装酒窖闹了耗子。

 

其实何瀚不知道的是,陈霆在不显眼的地方,已经扔了几张银票。

 

小葵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何瀚有些为难,他退了一步道,“若是难办,叫人背后跟着,我也无议,倘若这样你还是害怕张启山责罚,后果我来承担。”

 

“佛爷一早就去了城外矿洞,留下吩咐说照顾好少爷您,若是少爷想去哪,需从司令部请副官手下跟着,但这其中路程,还需少爷等等。”

 

小葵将张启山的话一字不漏告诉何瀚,何瀚却自嘲一笑。

 

自己何德何能,出个街喝个酒还需张启山亲兵保护左右?

 

哪里是保护,分明就是张启山怕他逃跑。

 

何瀚无言,下了床披上外套。

 

门口的喧闹声忽然让他有些诧异。

 

还未等到何瀚出门,就见一个灰色团子一头扎进了何瀚怀里,奶声奶气地道:“哥哥,我好想你。”

 

何瀚低头一看,怀中的何瀚穿着灰色的棉袄,头上也带着一顶毛茸茸的帽子,想来是在外面吹了风,白嫩的脸上还带着些粉红,看起来胖乎乎的一团,可爱极了。

 

何瀚与何慕为同一个母亲所生,是东北贵族家的大小姐,也曾因才华和样貌惊艳一方,却不知怎的和何远堂这个商人结下了合欢之好。

 

何慕对母亲的记忆似乎并没有多少,何瀚对母亲的记忆也有些模糊了。

 

母亲死于一场瘟疫,何远堂带着兄弟二人离开的时候,还未来得及安葬亡妻,就让这个漂亮的女人,永远荒凉在那片废墟里。

 

这是何远堂一生的痛,也是何瀚一生的痛。

 

何慕渐渐长大,眉眼间越来越像自己母亲,何瀚温柔地将何慕抱在怀里,轻声问道:“你怎的在这?”

 

何慕眉眼弯弯,“是张家伯伯带我来的,他们说你想我了,而且这里有很多好吃的,我便是来了。”

 

张家伯伯?想来是站在门口的张管家,何瀚抱着何慕起身,向老管家点了点头表示谢意,而后又点了点何慕鼻尖,“我看后面这个才是你的钟意之处吧?”

 

何慕撇了撇嘴,两只手搓着衣角,嘀咕着:“哪有,我是很想你的。”

 

何瀚摇摇头,赶紧给何慕一个台阶下,“好好好。我知道你最想我了。”

 

老管家好像从未看到何瀚如此开心,脸上不自觉也带着些笑容,心想着若是此刻佛爷在,想必他看到这样笑靥如春的何少爷,也会开心的吧。

 

何瀚向老管家表达了谢意,轻道:“管家,我弟弟在这里叨唠,十分抱歉。想来也打扰了些时日,我立即就收拾东西和弟弟回去,谢谢这几日张府上下的照顾。”

 

管家刚想说话,却见何慕拉了拉何瀚衣袖,兴奋道:“哥哥,你不用回去啦,我已经把自己行李带来啦!”言罢,便是跳出何瀚怀里,小大人似的走到门口,费力的拖着一个大包裹,冲何瀚一笑。

 

何瀚:“….????????????”

 

老管家摸了摸何慕的头,表示十分满意,“张大佛爷还需要些时日才能回来,怕何少爷无聊,特地从何府将何小少爷接来在张府与何少爷一同安住,一来能陪何少爷,二来,这张府,总是比何府安全些。”

 

老管家一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何瀚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见何瀚无话,老管家又道:“何少爷有胃疾,喝了些粥品怕是不够,请移步随我去餐厅,那里已备好饭菜。”

 

何瀚下意识拒绝,老管家赶忙补上一句,“何小少爷急匆匆而来,也未曾用午膳。厨房都已备好,保证都是何小少爷爱吃的东西。”

 

何瀚:……

 

张府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劳烦管家了….。.”何瀚可以不吃,何慕还在长身体,坚决不能不吃东西。

 

何瀚牵着何慕下楼,却没看见身旁孩子冲着管家伯伯眨了眨眼睛。

 

张管家点了点头,用手势比了个‘已准备妥当’的意思。

 

何瀚可能没想到,自己的亲弟弟何慕,就因为张启山准备的几串糖葫芦,就把自己——


卖了。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9.

 

      何瀚许是躺了多日,起来之时只觉得脑袋一阵天旋地转,只好自己颤颤巍巍地扶着发疼的脑袋来到了窗边,想吹吹冷风让自己冷静些。

 

      已是深夜时分,长沙城内只有三两星灯,和不曾间断的风声。

 

      何瀚掰掰指头,竟是算不出如今时日,继而转头,看见桌上日历,沉默许久,才反应过来,那日被张启山一番混帐话气的昏倒,到今日,已是过了五日了。

 

      何瀚将头靠在窗台,整个人还是带着疲倦,望着只有一盏灯火的房间,又开始陷入了无限沉思。

 

      他从未感觉像现在这般如此绝望。

 

      绝望的来源却是自己,深爱却又不可得的人。

 

身上的寒意愈来愈明显,头脑并没有因此变得清醒,反而愈来愈昏昏沉沉。

 

何瀚使劲摇了摇脑袋,却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袭脑而上,继而双腿发软,险些跌倒。

 

他不知张启山何时站在他身后,无声无息,轻轻扶上他腰肢,将他揽在怀里,听到略带责备的声音在耳边道:“怎的刚起来这样不小心?”

 

这样的张启山,是何瀚从未见过的。

 

何瀚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张启山,却未曾想张启山抱他反而愈来愈紧,力道带着一种不容挣脱的霸道。

 

“张启山,放开。”何瀚全身软绵无力,根本挣脱不开,却又听不到张启山半点回复。

 

房间里是无声的沉默。

 

张启山忽然有着抱着何瀚就这样到天荒地老的想法。

 

良久,房间里听见有人长叹了一声,轻道:“何瀚,我很想你。”

 

张启山开口,第一次面对何瀚说出了自己内心中的想法,无关任何的双方利益。

 

何瀚的内心所有的狠厉,被张启山简单的四字利刀,砍得渣都不剩。

 

何瀚不敢回复,握紧衣角的拳头又无声地加紧了几分力度,平静却又疏远道:“张启山,你又想玩什么戏码?”

 

张启山故作无视着这句话,忽地放开了何瀚,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何瀚以为张启山只是突然的心血来潮,想要打打感情牌,却不曾想被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弄得挫败,只好离开。

 

可张启山没有离开,只是将门关好,而后又返回窗边,将窗户轻轻关上,道:“夜里风大,小心着凉。”

 

言罢,又将外套拖下披在何瀚身上,柔声问他:“你刚起来可想吃些什么?”

 

“……..”何瀚将张启山的外套拿下,当着他的面本想扔在地上,想来却又觉得幼稚,只好将那军装大袄挂在椅子后头,喉咙却又好像被一团无形的棉花塞住,有些涩涩地道:“张启山,这种戏码,对我已经没用了。”

 

没等张启山回复,何瀚也将外套放在了椅后,掀开被褥一角,下了逐客令:“我有些疲倦,还请佛爷见谅。”

 

何瀚钻入被窝,故意躲开坐在床边张启山的视线,可张启山的眼神过于灼热,让何瀚全身不自在。

 

张启山没说话,将身上过多的繁琐衣物也扔在椅子上,钻入被窝,还未等何瀚发觉,就将他拦在怀里,无奈道:“这样也挺好。”

 

何瀚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好。张启山的身子贴上来的那一刻,他都能感觉到铺天满地的张启山的气息包围着他,让他本不自在的身体更加不自在,只好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想要朝远处挪动一点。

 

张启山将何瀚抱紧在怀里,只觉得何瀚身上冷的可怕,只好用力三分又将人拦在怀里,好让他能感觉温暖一点。

 

何瀚假寐,并不想理张启山。

 

随他去吧,何瀚想。他是真的不想再理任何关于张启山的“糖衣炮弹”

 

张启山见何瀚不想理他,也没再说什么刻薄的话,满意地笑了笑,道了一声:“晚安”

 

何瀚继续假寐,不理他。

 

张启山将头放在何瀚的颈部,感受着皮肤带来的舒适感,环在何瀚腰间有些开始蠢蠢欲动,他甚至能感觉下腹已经慢慢涌起的冲动。

 

何瀚似乎有些困了,刚有些睡意,突然感受到冰凉的背上有一只手在慢慢游走,还配合着颈边若有若无的热气,使得他的身子一下子敏感了起来。

 

何瀚忽然想起在北平的那一个疯狂的夜晚,脸上爬上一片红霞。

 

何瀚无法再继续假寐下去,转过身,正好对上张启山调戏的流氓眼光,顿时有些气结,“张启山,你的手给我老实点。”

 

张启山倒是笑了,“从刚开始我上床的时候,你不就没拒绝我吗?”

 

何瀚用力地拍开环在他腰间的手,“自己去找窑子里的姑娘解决,本少爷不伺候。”言罢,便是狠狠掀开被褥,一把起身。

 

张启山岂会让他走,立即抓住何瀚手腕把他重新拉回床上,轻轻一个翻身压在何瀚身上,无耻问他:“你刚刚….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何瀚躲闪他的目光,却没有勇气回答一个“不”字。

 

张启山看到何瀚神情,心中已经知晓何瀚态度,他俯下头,在何瀚耳边,低沉地道:

 

“不管你有没有想到,反正,我很怀念。”

 

“只要你不愿意,我随时可以停下来。”

 

“但现在,我只想要你,何瀚。”

 

言罢,张启山吻上何瀚的唇,看见何瀚因吃惊而瞪大的双眼,灵活地撬开何瀚禁闭的齿门,霸道地掠夺着领土。

 

何瀚一时有些发懵,不知道作何反应。

 

待到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上一凉,白色睡衣已经被张启山撕碎,成了破布。

 

“冷…”何瀚下意识开始有些哆嗦,张启山马上抓住一床被子覆盖二人,让被子把二人盖住。

 

张启山执拗地将何瀚的双手举过头顶,用自己的十指牢牢锁主微微挣扎的人,炙热的吻慢慢移向身下之人的其他地方,在等身上的人给他回应。

 

何瀚的大脑已经有些晕飘飘,已经分不清这是何时何地,只知道此时此刻,他和张启山在这乱世中,可以真真切切拥抱彼此,拥有彼此。

 

他从没见过如此温柔的张启山,一点一点慢慢吻过他身上的所有地方,虔诚地像是教徒对神的尊拜。

 

他和张启山不是没有过合欢之好,只不过在何瀚的记忆中,大部分是张启山霸道地侵占,从未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何瀚知道,这一次,他面对张启山,他又输了,又是,一塌糊涂。

 

二人身上开始慢慢燥热,何瀚的呻吟声更刺激了张启山内心深处的狂热,但顾及何瀚,张启山还是很耐心地做着前期工作。

 

张启山心中还是有犹豫,心中还是畏惧着何瀚对他的敌意。

 

他不想要,也不愿自己是因为强的方式拥有了何瀚。

 

      何瀚好像知他所想,睁着眼睛对视张启山,轻道:

 

“张启山,我应该恨你。”

 

“恨你骗了我,恨你因为那份名单接近我,恨你在北平之时给我下药,也恨你,一直把我当作文世倾的替身。”

 

“我应该恨你,应该永生永世恨你,应该与你一刀两断,再也不联系。”

 

“可我做不到,我不相信,跟我在一起的每个瞬间,你不曾有一刻对我付出真心。”

 

“张启山,我应该恨你。”

 

“可我偏偏,不恨你。”

 

张启山将何瀚最后的一句话堵在了嘴中

 

“张启山,可我还是,该死的爱你。”




我先给大家道个歉....本来今天要上肉的

可是中途刹车

是因为

.......我的初稿写了一遍肉的过程

除了活塞运动几句描述我就不会写了

我真的适合清水

但这章肉既是二人情感转折又是后面剧情铺垫

所以必须上

具体细节真的我觉得我可能还要在琢磨一下

让大家久等了抱歉QAQ

hhhhhhhh

一会儿上文

给个预告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8.


8.

 

     齐老八很不能理解张启山因何瀚推迟下墓这一举动,亏得他火急火燎准备了几天,现在那些个东西倒成了摆设。

 

      张启山微微挑眉,齐老八很识趣地闭上了他想要抱怨的话。

 

      副官递了一杯绿茶给齐八爷,齐八爷接过放在一旁,见张启山桌前的文件已经是堆如小山,有些惊讶,“佛爷你这几日…不会都是在照顾何少爷吧?”

 

       张启山没理他,径直走过面前书架拿出一份文件,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齐老八这才想起此行张府的目的。

 

      “我已经暗查过了,那批军火流入,洪门老八的意思是与洪兴对半分。”

 

       张启山冷笑了一声,“还是洪门老八狠,想同陈霆那流氓合作,断我军火供给。”

 

       齐老八点头,“洪门老八的意思是,将这批军火放到黑市,看哪边出价高就给哪边。”

       

        黑市军火贵的吓人,有次有好。张启山本不想断人财路,可上方已经明确给他命令,这批军火必须明确在自己手上,这样方可为以后战争做其准备。何况这批军火是上层洋货,炮火威力也是一等一的猛烈。

 

       “陈霆呢,什么意思?”张启山反问。

 

       “放话说,还要考虑一阵。”齐老八如实禀告。

 

        齐铁嘴知张启山想要这批军火,可这批军火被长沙内两个帮会虎视眈眈盯着,明抢是不可能的。

 

       眼下战争年间,时局动荡,谁都想要在这烽火连天之中找机会存活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而张启山的选择,是这长沙城。

 

       这批军火,是最新消息,若是流入红色资本家手中,那这批军火最后到共产党手中,也算发挥用处;在自己手中,也是必能更好保护长沙;可若是到达日本人手中,那必定是将这长沙城摧毁干净。

 

       日本人手中还有一张王牌,是张启山无法判定的,那就是城外霍家地盘的墓下,他们随时可能会用的生化武器。

 

       张启山不敢赌,也不能赌。

 

     

       洪门老八是铁了心要赚这笔国难财,若是眼下想要取得这批军火,必定要看陈霆有没有意向与国党合作,把这批军火卖给国党。

 

       张启山知,陈霆这个人性情不定,极难找到其踪迹,更是不轻易见人。

 

        想要见陈霆,也只有….可是….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左右为难的模样,知道张启山心中的纠结,无奈道,“佛爷,我知你不想让何少爷与陈霆见面,可眼下我们只有这一个突破口,何况我们城外矿洞之下的事情还未解决,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张启山只觉得纠结的头疼欲裂,偶然瞥向窗外,不曾想竟是看到房中已经苏醒的人站在窗户前,也同样在看他。

 

张启山眼神之中的喜悦忽然溢满眉梢,还没等齐老八反应过来,便是已经抄起沙发上的外套,大步离去。

 

“此事我再想想,你先回去。”



应该还有一更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7.

 

     西街的大夫是被张家副官拎着前去就医的。

 

老大夫眉目间的疲惫带着没有睡醒的倦意,毕竟也是上了年纪,这筋骨皮受不了折腾。可张家副官偏偏似是家中亲人得了绝症模样,来不及二话,一手领着大夫,一手拿了床头药箱就将大夫请上了车。

 

这西街大夫跟张家副官也是熟客了,张府人多是士兵,平日训练,流血受伤也是习惯着副官带领着人来找这大夫,今日这破天荒地如此粗暴的方式,还是从未有过的。

 

“副官,这…这么急…?”西街大夫从混乱的大袄中颤颤巍巍地找出眼镜,看着窗外景物飞速而过,前头行人迅速避开,这车速怕是也飙到了高处,心里猜着,莫不是佛爷又受了什么严重的伤?

 

这可不行。

 

谁人不知,张启山的生死存亡可关系着整个长沙城,若是张启山有个三长两短,谁来保护这一方城墙?

 

副官看着老大夫那紧张模样,道:“并不是佛爷受伤了。”

 

老大夫听闻松了一口气。

 

副官想来,又仔细道了一句,“是比佛爷受伤还严重的人受伤了。”

 

老大夫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何人受伤关系比佛爷受伤还严重?”老大夫问道。

 

还未等副官回答,那个老大夫忽地狠狠拍头,恍然大悟,“瞧我这糊涂脑袋,那还用问,必定是心上人受伤,才比本人受伤更严重。”

 

车在张府门口停下,副官来不及解释,抓着老大夫就往张家二楼跑。

 

张大夫刚到门口,就听到房间内一声清脆的声响。

 

 

     

     “张启山!!!给我滚!!!!!!!!”何瀚随手抓起床头的瓷杯,狠狠扔向站在不远处的张启山。

 

     张启山侧身一闪,白瓷杯落地成了破烂。

     

 

张启山也没生气,吩咐小葵清扫了碎片,继而温柔地道:“还想砸哪个?我帮你拿。”

    

      何瀚冷冷地看着张启山,看着对方一脸微笑,心中怒气一涌而上,掀起盖在身上的被褥想要起身,却又被张启山又重新按了回去。

 

      “躺着,副官请的大夫到了,让他给你看看。”

 

       张启山强势地把何瀚按回床上,似是怕何瀚又跳起来挣扎,索性坐在床头看着何瀚,吩咐副官将老大夫带进来。

 

       何瀚转过头去,不去看张启山。

 

       走,一定要走,今晚无论如何,一定要走。

 

       张启山,你困不住我的。

 

 

 

       张启山不知何瀚心中所想,赶忙让老大夫上前。

 

       老大夫分不清床上之人的性别,只觉得身影约莫有些熟悉,却也没多想什么,认是女儿脸皮薄,也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就开始查看起来。

 

       大约过了一会儿,老大夫对着张启山道:“病人有些风寒,加上身子骨太差,急火攻心时就会晕倒。以后切莫再让她动怒了。”

 

       张启山提着的心放了下,点点头应允着,又问道老大夫,“可需要什么药物配合?”

 

       老大夫想了想,道:“病人体虚,看来是小时就落下的毛病,想要彻底根治短期内是不可能的,慢些调理便可。至于药物配合,一日三餐饮食正常外,适当的一些补品也是有所增益,但若效果最好的,莫过于人参配合着。

 

       “人参?”张启山疑惑道,“人参可不是什么稀罕物,平常药店也有售,这人参可有什么要求?”

 

       老大夫笑笑,“佛爷聪明。人参补虚,若要效果最好,还是千年人参作用最佳。”

 

       张启山道谢,“多谢老大夫提醒。”言罢,便是吩咐着副官送老大夫出去。

 

       老大夫被送出门外,领了钱,小声地拉着副官,问道:“我可是从没见过佛爷这幅模样,被人姑娘发着脾气也不说,一心只担心她的安慰,你可看到刚才佛爷注视着那姑娘的眼神?也不知谁家姑娘这么好福气?”

 

       副官摇摇头,轻道:

 

      “并非姑娘,而是少爷。”


卡了 可能没有下文了 你们先睡吧 我再想想

我大纲放在哪个文档找不到了....

迷梦【何瀚×苏子涵】

2.

     车上气氛安静的可怕。

 

     何瀚想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便是先柔声开口问苏子涵:

 

“你还没有吃饭,想吃什么?”

 

何瀚坐在驾驶位上,看见苏子涵一直看向窗外,或者是时不时地拿出手机开启自己的游戏模式,对何瀚的问题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

 

“西区街道那家的港式餐厅好吗?”何瀚小心翼翼地开口,他记得苏子涵是比较喜欢吃甜腻的东西,西区街道那边餐厅的口味恰好满足苏子涵的口味。

 

苏子涵打游戏打累了,把手机扔到了包里,转过头去看窗外边的风景。

 

“何总,跟你吃饭我倒胃口。”

 

苏子涵好像诚心要惹何瀚不痛快,最好让何瀚气到立刻就能把自己扔在路边,他苏子涵好逍遥快活。

 

何瀚笑笑,“可我觉得你秀色可餐,增强食欲,怎么办?”

 

苏子涵一下子红了耳根,却冲着何瀚翻了个白眼,“我倒是不知道何总现在甜言蜜语的能力这么强大,以前追人的时候这手段没用上?”

 

何瀚的嘴角忍不住向上翘了翘,看着面前这只温顺的小绵羊忽然变成了长着利爪的小老虎,终于露出了他心底最真实的一面。

 

不再是以前伪装很好的“善解人意”。

 

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苏子涵的口才这么好?开口成话,句句把人堵死。\

 

何瀚刚想说,以前那些追陈均平的手段他苏子涵又不是没看到,话到嘴边又再次咽下。

 

还好脑子机能比他的智商高,若是这句话出口,他可不敢保证苏子涵会不会下一秒跳车走人。

 

何瀚没有接苏子涵的话,而是很专注地开着车,看着苏子涵道:“你脚底下有一个盒子,打开看看。”

 

苏子涵这才发现脚边有一个包装很好看的礼盒袋,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生日快乐”的字样。那个字迹,是他最熟悉的。、

 

何瀚只听见苏子涵“呵呵”冷笑了两声,将礼盒放在一旁,随意道了一句“谢谢”,完全没有想要拆开的欲望。

 

“你不想打开看看吗?”何瀚疑惑。这是他挑选了好久的礼物。

 

“我生日并不是今天,你若是想补偿前几天我错过的生日,那就算了吧。”苏子涵将手机又重新拿出来,看着手机,等待陈霆的消息,想来他和Mike也差不多登机了。

 

何瀚刚想开口解释那天的事情,苏子涵却好像知晓了什么,漫不经心道:“何瀚,你不用解释给我听,我不想听。”

 

“反正被你放鸽子,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面对命题是“陈均平”还是“苏子涵”的选择,他何瀚选择的从来都是陈均平,而不是“苏子涵”

 

苏子涵把手机扔在了后座上,看向窗外不断一闪而过的街景,轻轻笑了笑。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何瀚。

 

车中的气氛再一次变得沉默。

 

良久,苏子涵轻轻道:“一会儿吃完饭,你送我回家吧。”

 

何瀚一下子开心起来,犹如吃了蜜糖一般,若是此时苏子涵要星星要月亮,何瀚一定都会想办法替他摘到。

 

可是下一秒,他又听苏子涵道:“我有些东西落在你家,我拿完就走。”

 

何瀚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迎面一盆冷水迎头浇下,浇的他的心忽地有些发颤。

 

    他从来没感觉,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就能够这样伤人至极。

 

苏子涵撇头,看着一言不发的何瀚,脸上的表情似是隐隐地掩藏着即将要爆发的情绪,这是他从未看到过的何瀚。

 

他所了解的何瀚,不是这样的。

 

有些东西在这沉默的车厢内发酵,从空气渗入到苏子涵的毛孔,直到内心深处。

 

苏子涵的心脏在这一瞬间忽地加快。

 

何瀚,开始在乎他了???

 

开什么玩笑。

 

苏子涵忽然勾了勾嘴角。六个月的贴心关怀都没能换来他的真心,今天这一出离家戏就让他知道自己重要了?别再天真了。

 

苏子涵握了握拳头,又轻道:“下个月的订婚,我想…..”

 

话还未完,车忽地骤停,苏子涵结结实实地撞在挡风玻璃上。

 

“疼疼疼…..”苏子涵捂住额间红包。

 

何瀚忽地一下子急了,抓过苏子涵的手想看看肿起的大包,却被苏子涵一掌拍开。

 

“别碰我。”苏子涵忽然好像很讨厌何瀚从未有过如此热切的关心,从内心看不起这样因为愧疚而对他这么温柔的何瀚,继而一句话没说,趁着车子停下的功夫,直接背上包走出车门。

 

何瀚赶忙将车扔在一旁,下车去追,却见苏子涵好像无头苍蝇似的,低着头,一步一步走地飞快,根本不想让何瀚追上。

 

还没听到何瀚的提醒声,苏子涵又“砰”地一声撞在了电线杆上,正中额间大包位置。

 

 

何瀚:“…….”

 

他以前怎么没看出苏子涵这么蠢?

 

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实在不是他不厚道,而是苏子涵捂着脑袋恶狠狠地盯着他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何瀚轻轻地扶起苏子涵,苏子涵还未推开何瀚,就已经被紧紧地搂住腰间往回走了。

 

“走过了,餐馆在这里。”何瀚好脾气地提醒他,看着他的额间,又轻道一句,“一会儿你在餐馆等我,我去为你买点药。”

 

苏子涵不屑,一句话没说,想转头离开,确是被何瀚搂地死死地。

 

何瀚和苏子涵是这家餐馆的老熟人了,那女老板一看是二人来了,立刻就喜笑颜开,熟悉地打着招呼,吩咐着店里丫头拿上菜单上前,丝毫未注意到二人的特殊气氛。

 

何瀚和苏子涵来到以前的座位,拿着菜单上前的丫头是新来的,看着面前的一对帅哥有些脸红,问道:“请问要来些什么?”

 

何瀚先是让那个丫头准备一条白毛巾和一些冰块,随后又点了几个以前同苏子涵一起吃的菜,而后又问苏子涵,“还想吃些什么?”

苏子涵看着何瀚,成心刁难,微微一笑,“火锅。”

 

苏子涵知道,何瀚有严重的洁癖,对于火锅之类的油腻食物,他是从来不碰的。

 

点菜丫头记着菜名的手忽地一顿,一脸尴尬看向何瀚。

 

何瀚倒是丝毫不在意,拎起挂在座椅后的西服,“那走吧,结账,去吃火锅。”

    

“你不介意油腻腻的环境?”

 

 何瀚看向苏子涵抬头认真的表情,下意识道:“你喜欢就好了。”

 

从今以后,我会去尝试着,你喜欢的一切

 

你喜欢就好了。


失踪人口回归

高考考完 大事已完

接下来的口语考试不耽误更文

等事情忙完更新 


感谢还没取关

你们要看哪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