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雅Clan

懒癌绝症患者

关于: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对于一个写手来说,能有一个人看,都是莫大的鼓励

谢谢你们看

即便是如何:

对于写手来说热度和评论真的重要吧。不过我觉得自我修复能力很强了😂

关于热度

以前
第一天300+热度:开心开心,好爱你们。
第二天100+热度:好桑心,这篇看得人怎么那么少……
第三天200+热度:好啦心情又好起来了,起码有200呢。
第四天400+热度:炸啦炸啦!
第五天100+热度:好少呜呜呜,写得那么差嘛!

现在
第一天50+热度:什么!居然有50+热度!天哪!
第二天60+热度:啊啊啊啊啊啊我是在做梦吗?!居然有那么多热度!我要给你们打钱!!
第三天70+热度:不行了我要昏过去了!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感动的事情吗?
第四天50+热度:没事,没事,虽然没有前两天高,但比之前高啊。
第五天40+热度:不就和以前差不多嘛,可以了可以了,前几天还有很高的热度呢,做人要知足。
第六天30+热度:没关系,可能写得不好看吧,你看前几天还有60+热度呢。而且以前最少只有10+热度,满足吧满足吧。

关于评论

其实我对评论一直都很期待,我总是希望有人能发现我埋下的梗,不过结果不近人意。我有的时候一篇会设置很多个点,我每写到一个的时候,都会想象如果读者发现会是什么样的。我甚至想,不要他们全发现,就算每人发现一小个也是好的呀。

其实我想多了,一般情况下,每篇文章都很少有戳中我的评论。我想来想去,或许是因为我的文不能戳中他们的萌点吧。我原来以为,有一个懂自己的读者很重要,如果有一个人告诉我ta知道我想写什么,我就愿意坚持下去,哪怕就ta一个人看。

后来我发现,我比自己想的要强大。就像陈伟霆说过,他曾经在酒吧唱歌,一个听众都没有。我有段时间也尝到了这种滋味,有热度,非常低,有评论,三条——“沙发”“板凳”“地板”。我那时感到非常无助,我曾说评论和热度不是我写文的初衷,但那种无人能懂的感觉真的让人心如死灰。

那样的感觉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然后我告诉自己,没关系啦,往后写,写多了,总有人会懂的。为了方便看评论,我直接把lo设置只有获得评论或转载才会通知。晚上睡觉前发文,把lo关掉,期待满满,第二天一睁眼打开lofter,希望得到反馈。然后结果就是,小铃铛那里只有一只手数得过来的数字。我告诉自己,大家晚上都去睡觉了哦,白天醒来就能看见了吧。然后一天就在等,等那个地方再次出现红色,可是还是没有。然后我就告诉自己,没关系啦,可能这章写得不好看,下一章努力努力。

但这都不是最痛苦的,最可怕的。

我最害怕的不是没有人评论,而是第一条评论出现歪楼。我写文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加一些诙谐的成分在里面,但遇到严肃的时刻,那点诙谐成分会要命。第一条评论歪了,后面的就会接着一起歪。这太可怕了,我不求读者给我评论,但我不想看见一篇明明严肃生死攸关的文,下面的评论都是调侃愉快的语气。这让我觉得很失败很失败,因为我觉得不评论是无话可说,这种评论代表我根本没有把想表达的表达出来。

或许是因为读者知道,我不会让主人公死掉。所以他们也不用担心,主人公是否出事。因此自那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写文都小心翼翼,在严肃关键的部分都不敢用任何诙谐的字眼。

因为一歪,就歪得很厉害。

港真,这真的让我感觉很失败。甚至有几次想,要不然就坑了吧,反正也没人能读懂,这个故事写出来也是浪费。

不过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到后来也发现了一些能评论戳中我的小天使,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们读懂我,很想很想给你们打钱!!!感谢你们!!

坚持总会有回报的,少一点,也是回报呀。

干净的泉水少,但是很甜。

谢谢你们和饱饱,让我觉得人生总会有甜的时候。













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

对很多写手来说,都有这个问题。

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后,以我的情况为例,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为何会这样:

1、认真写出来的文,埋了很多的梗,用了很多复杂的表达和复句。

所以:从阅读的难度来说,比随手写的文读起来难很多,慢很多。

这就需要阅读者有这个能力和精力去阅读,而一般情况下,能够理解你的这种表达的人并不多,大家喜欢更轻松的阅读。

2、认真写的文,它所涵盖的意思更深。

它的主题并不是那么活泼,它晦涩,黑暗,甚至打碎希望。

大部分人在网络上阅读都是为了找个乐子,这就是为何爆米花片比晦涩的片子看的人更多的原因。


我作为读者来说:

1、一篇文写得轻松好读,满足我想看的Kink的文,会非常乐意去读。很轻松。

2、一篇文写得很用力,非常晦涩但是感情表达非常赞。这种作者一般见到要收藏起来。比如真探圈的一些作者(一段时间不夸真探圈的文质量高就不舒服),这种作者是内心的大大,珍藏。她爬啥圈,我就吃吃原作,吃吃文。

我作为作者来说:

1、轻松的文,写的很快、很爽,脑洞大开的爽感。

2、认真写的文,写的很爽,不快,腐蚀自身的爽感。

3、给我认真写的文、冷僻的文,留言的人,我会想给他们打钱。

结论:

搭配写作,干活不累。

一个写了很冷,觉得没爱,一个可以找点人类的爱。

我很现实,需要人类的爱,没人看虽然也想写,但是略寂寞。可以在隔壁找爱。用隔壁的爱,来支撑那些冷文。

至于爱那些冷文的人,我想发财,给她们打钱。谢谢你看。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10.

 

     张启山留下一室旖旎,第二天就随八爷和副官去了城外矿洞。

 

     日晒三竿之时,何瀚依旧躺在床上,一觉好眠。

 

     张家佣人做事有意识地放轻了脚步,生怕惊醒房内沉睡的主儿。

 

没了张启山的张家除了饭店时间不同,其余也并无多少异常。

 

     何瀚一觉睡到了中午,睁着惺忪睡眼醒来之时,身上的欢爱痕迹让他一时有些发懵。

 

     原以为是春梦一场,可身上的疲倦感和两腿之间的感觉,提醒着他,这是一场现实。

 

     何瀚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又输了。”

 

     小葵端着清粥进来,放在何瀚床边,轻道:“何少爷,这是小葵刚做的,还是温热着的,不烫口的,快喝吧。”

 

     何瀚点点头表示谢意,接过小葵递来的粥品,舀了一口放入嘴中,果真是口感极佳。他一边感叹着张启山的好口福,一边却又注意到这小丫头一直在上下盯着他看。

 

     他笑笑,问道:“我今日可是与往日不同?你盯着我看作甚?”

 

     房间的一室旖旎已经被老管家派了几个成年的丫头打扫干净,房间如同往常并无不同,可刚才何瀚接过粥品之时,身上之被滑落,颈间衣裳凌乱而开,露出几片红印。

 

     小葵不过是个十几岁的丫头,忍不住的问道:“何少爷,你昨日可被蚊虫叮咬?”

 

     何瀚不解,为何如此询问?突而低头,心中明白。一时间竟是让颈间的红印,爬上了脸。

 

     小葵不知,热心肠地对着他道:“是我疏忽了,想来昨日未曾吩咐清荷姐姐将窗户关好,哪怕是冬天,也可能是有蚊虫入室的。我今晚去找管家要点蚊香,替何少爷点上。”

 

     何瀚脸更红了,只能低头喝粥,并又小心吩咐小葵,“那你…一个人去拿一点即可,不必跟其他人说此事。”要知道,张家大多数佣人都是成年人,这其中涵义想想就知。

 

     小葵却是不懂,但还是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何瀚笑了笑,继续将温热的粥送进嘴里。

 

     喝了半碗便是已经有些饱了,何瀚将碗放下,轻道:“我已经饱了。劳烦你一会儿去跟管家说说,我有事情需去醉酿阁一趟。

 

     想来这几年来,陈霆那嗜酒的爱好也没变多少。

 

     当年他和陈霆年少无知,背着家人,月黑风高夜跑去醉酿阁酒窖去偷了那一坛老板不肯出售的桃花酿。喝完以后两个少年爬上阁楼对酒当歌,大聊一番,快到初阳才回家。

 

他当年也相当佩服陈霆头脑,最后还不忘将犯罪现场混乱一番,假装酒窖闹了耗子。

 

其实何瀚不知道的是,陈霆在不显眼的地方,已经扔了几张银票。

 

小葵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何瀚有些为难,他退了一步道,“若是难办,叫人背后跟着,我也无议,倘若这样你还是害怕张启山责罚,后果我来承担。”

 

“佛爷一早就去了城外矿洞,留下吩咐说照顾好少爷您,若是少爷想去哪,需从司令部请副官手下跟着,但这其中路程,还需少爷等等。”

 

小葵将张启山的话一字不漏告诉何瀚,何瀚却自嘲一笑。

 

自己何德何能,出个街喝个酒还需张启山亲兵保护左右?

 

哪里是保护,分明就是张启山怕他逃跑。

 

何瀚无言,下了床披上外套。

 

门口的喧闹声忽然让他有些诧异。

 

还未等到何瀚出门,就见一个灰色团子一头扎进了何瀚怀里,奶声奶气地道:“哥哥,我好想你。”

 

何瀚低头一看,怀中的何瀚穿着灰色的棉袄,头上也带着一顶毛茸茸的帽子,想来是在外面吹了风,白嫩的脸上还带着些粉红,看起来胖乎乎的一团,可爱极了。

 

何瀚与何慕为同一个母亲所生,是东北贵族家的大小姐,也曾因才华和样貌惊艳一方,却不知怎的和何远堂这个商人结下了合欢之好。

 

何慕对母亲的记忆似乎并没有多少,何瀚对母亲的记忆也有些模糊了。

 

母亲死于一场瘟疫,何远堂带着兄弟二人离开的时候,还未来得及安葬亡妻,就让这个漂亮的女人,永远荒凉在那片废墟里。

 

这是何远堂一生的痛,也是何瀚一生的痛。

 

何慕渐渐长大,眉眼间越来越像自己母亲,何瀚温柔地将何慕抱在怀里,轻声问道:“你怎的在这?”

 

何慕眉眼弯弯,“是张家伯伯带我来的,他们说你想我了,而且这里有很多好吃的,我便是来了。”

 

张家伯伯?想来是站在门口的张管家,何瀚抱着何慕起身,向老管家点了点头表示谢意,而后又点了点何慕鼻尖,“我看后面这个才是你的钟意之处吧?”

 

何慕撇了撇嘴,两只手搓着衣角,嘀咕着:“哪有,我是很想你的。”

 

何瀚摇摇头,赶紧给何慕一个台阶下,“好好好。我知道你最想我了。”

 

老管家好像从未看到何瀚如此开心,脸上不自觉也带着些笑容,心想着若是此刻佛爷在,想必他看到这样笑靥如春的何少爷,也会开心的吧。

 

何瀚向老管家表达了谢意,轻道:“管家,我弟弟在这里叨唠,十分抱歉。想来也打扰了些时日,我立即就收拾东西和弟弟回去,谢谢这几日张府上下的照顾。”

 

管家刚想说话,却见何慕拉了拉何瀚衣袖,兴奋道:“哥哥,你不用回去啦,我已经把自己行李带来啦!”言罢,便是跳出何瀚怀里,小大人似的走到门口,费力的拖着一个大包裹,冲何瀚一笑。

 

何瀚:“….????????????”

 

老管家摸了摸何慕的头,表示十分满意,“张大佛爷还需要些时日才能回来,怕何少爷无聊,特地从何府将何小少爷接来在张府与何少爷一同安住,一来能陪何少爷,二来,这张府,总是比何府安全些。”

 

老管家一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何瀚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见何瀚无话,老管家又道:“何少爷有胃疾,喝了些粥品怕是不够,请移步随我去餐厅,那里已备好饭菜。”

 

何瀚下意识拒绝,老管家赶忙补上一句,“何小少爷急匆匆而来,也未曾用午膳。厨房都已备好,保证都是何小少爷爱吃的东西。”

 

何瀚:……

 

张府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劳烦管家了….。.”何瀚可以不吃,何慕还在长身体,坚决不能不吃东西。

 

何瀚牵着何慕下楼,却没看见身旁孩子冲着管家伯伯眨了眨眼睛。

 

张管家点了点头,用手势比了个‘已准备妥当’的意思。

 

何瀚可能没想到,自己的亲弟弟何慕,就因为张启山准备的几串糖葫芦,就把自己——


卖了。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9.

 

      何瀚许是躺了多日,起来之时只觉得脑袋一阵天旋地转,只好自己颤颤巍巍地扶着发疼的脑袋来到了窗边,想吹吹冷风让自己冷静些。

 

      已是深夜时分,长沙城内只有三两星灯,和不曾间断的风声。

 

      何瀚掰掰指头,竟是算不出如今时日,继而转头,看见桌上日历,沉默许久,才反应过来,那日被张启山一番混帐话气的昏倒,到今日,已是过了五日了。

 

      何瀚将头靠在窗台,整个人还是带着疲倦,望着只有一盏灯火的房间,又开始陷入了无限沉思。

 

      他从未感觉像现在这般如此绝望。

 

      绝望的来源却是自己,深爱却又不可得的人。

 

身上的寒意愈来愈明显,头脑并没有因此变得清醒,反而愈来愈昏昏沉沉。

 

何瀚使劲摇了摇脑袋,却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袭脑而上,继而双腿发软,险些跌倒。

 

他不知张启山何时站在他身后,无声无息,轻轻扶上他腰肢,将他揽在怀里,听到略带责备的声音在耳边道:“怎的刚起来这样不小心?”

 

这样的张启山,是何瀚从未见过的。

 

何瀚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张启山,却未曾想张启山抱他反而愈来愈紧,力道带着一种不容挣脱的霸道。

 

“张启山,放开。”何瀚全身软绵无力,根本挣脱不开,却又听不到张启山半点回复。

 

房间里是无声的沉默。

 

张启山忽然有着抱着何瀚就这样到天荒地老的想法。

 

良久,房间里听见有人长叹了一声,轻道:“何瀚,我很想你。”

 

张启山开口,第一次面对何瀚说出了自己内心中的想法,无关任何的双方利益。

 

何瀚的内心所有的狠厉,被张启山简单的四字利刀,砍得渣都不剩。

 

何瀚不敢回复,握紧衣角的拳头又无声地加紧了几分力度,平静却又疏远道:“张启山,你又想玩什么戏码?”

 

张启山故作无视着这句话,忽地放开了何瀚,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何瀚以为张启山只是突然的心血来潮,想要打打感情牌,却不曾想被自己简单的一句话弄得挫败,只好离开。

 

可张启山没有离开,只是将门关好,而后又返回窗边,将窗户轻轻关上,道:“夜里风大,小心着凉。”

 

言罢,又将外套拖下披在何瀚身上,柔声问他:“你刚起来可想吃些什么?”

 

“……..”何瀚将张启山的外套拿下,当着他的面本想扔在地上,想来却又觉得幼稚,只好将那军装大袄挂在椅子后头,喉咙却又好像被一团无形的棉花塞住,有些涩涩地道:“张启山,这种戏码,对我已经没用了。”

 

没等张启山回复,何瀚也将外套放在了椅后,掀开被褥一角,下了逐客令:“我有些疲倦,还请佛爷见谅。”

 

何瀚钻入被窝,故意躲开坐在床边张启山的视线,可张启山的眼神过于灼热,让何瀚全身不自在。

 

张启山没说话,将身上过多的繁琐衣物也扔在椅子上,钻入被窝,还未等何瀚发觉,就将他拦在怀里,无奈道:“这样也挺好。”

 

何瀚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好。张启山的身子贴上来的那一刻,他都能感觉到铺天满地的张启山的气息包围着他,让他本不自在的身体更加不自在,只好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想要朝远处挪动一点。

 

张启山将何瀚抱紧在怀里,只觉得何瀚身上冷的可怕,只好用力三分又将人拦在怀里,好让他能感觉温暖一点。

 

何瀚假寐,并不想理张启山。

 

随他去吧,何瀚想。他是真的不想再理任何关于张启山的“糖衣炮弹”

 

张启山见何瀚不想理他,也没再说什么刻薄的话,满意地笑了笑,道了一声:“晚安”

 

何瀚继续假寐,不理他。

 

张启山将头放在何瀚的颈部,感受着皮肤带来的舒适感,环在何瀚腰间有些开始蠢蠢欲动,他甚至能感觉下腹已经慢慢涌起的冲动。

 

何瀚似乎有些困了,刚有些睡意,突然感受到冰凉的背上有一只手在慢慢游走,还配合着颈边若有若无的热气,使得他的身子一下子敏感了起来。

 

何瀚忽然想起在北平的那一个疯狂的夜晚,脸上爬上一片红霞。

 

何瀚无法再继续假寐下去,转过身,正好对上张启山调戏的流氓眼光,顿时有些气结,“张启山,你的手给我老实点。”

 

张启山倒是笑了,“从刚开始我上床的时候,你不就没拒绝我吗?”

 

何瀚用力地拍开环在他腰间的手,“自己去找窑子里的姑娘解决,本少爷不伺候。”言罢,便是狠狠掀开被褥,一把起身。

 

张启山岂会让他走,立即抓住何瀚手腕把他重新拉回床上,轻轻一个翻身压在何瀚身上,无耻问他:“你刚刚….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何瀚躲闪他的目光,却没有勇气回答一个“不”字。

 

张启山看到何瀚神情,心中已经知晓何瀚态度,他俯下头,在何瀚耳边,低沉地道:

 

“不管你有没有想到,反正,我很怀念。”

 

“只要你不愿意,我随时可以停下来。”

 

“但现在,我只想要你,何瀚。”

 

言罢,张启山吻上何瀚的唇,看见何瀚因吃惊而瞪大的双眼,灵活地撬开何瀚禁闭的齿门,霸道地掠夺着领土。

 

何瀚一时有些发懵,不知道作何反应。

 

待到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上一凉,白色睡衣已经被张启山撕碎,成了破布。

 

“冷…”何瀚下意识开始有些哆嗦,张启山马上抓住一床被子覆盖二人,让被子把二人盖住。

 

张启山执拗地将何瀚的双手举过头顶,用自己的十指牢牢锁主微微挣扎的人,炙热的吻慢慢移向身下之人的其他地方,在等身上的人给他回应。

 

何瀚的大脑已经有些晕飘飘,已经分不清这是何时何地,只知道此时此刻,他和张启山在这乱世中,可以真真切切拥抱彼此,拥有彼此。

 

他从没见过如此温柔的张启山,一点一点慢慢吻过他身上的所有地方,虔诚地像是教徒对神的尊拜。

 

他和张启山不是没有过合欢之好,只不过在何瀚的记忆中,大部分是张启山霸道地侵占,从未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何瀚知道,这一次,他面对张启山,他又输了,又是,一塌糊涂。

 

二人身上开始慢慢燥热,何瀚的呻吟声更刺激了张启山内心深处的狂热,但顾及何瀚,张启山还是很耐心地做着前期工作。

 

张启山心中还是有犹豫,心中还是畏惧着何瀚对他的敌意。

 

他不想要,也不愿自己是因为强的方式拥有了何瀚。

 

      何瀚好像知他所想,睁着眼睛对视张启山,轻道:

 

“张启山,我应该恨你。”

 

“恨你骗了我,恨你因为那份名单接近我,恨你在北平之时给我下药,也恨你,一直把我当作文世倾的替身。”

 

“我应该恨你,应该永生永世恨你,应该与你一刀两断,再也不联系。”

 

“可我做不到,我不相信,跟我在一起的每个瞬间,你不曾有一刻对我付出真心。”

 

“张启山,我应该恨你。”

 

“可我偏偏,不恨你。”

 

张启山将何瀚最后的一句话堵在了嘴中

 

“张启山,可我还是,该死的爱你。”




我先给大家道个歉....本来今天要上肉的

可是中途刹车

是因为

.......我的初稿写了一遍肉的过程

除了活塞运动几句描述我就不会写了

我真的适合清水

但这章肉既是二人情感转折又是后面剧情铺垫

所以必须上

具体细节真的我觉得我可能还要在琢磨一下

让大家久等了抱歉QAQ

hhhhhhhh

一会儿上文

给个预告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8.


8.

 

     齐老八很不能理解张启山因何瀚推迟下墓这一举动,亏得他火急火燎准备了几天,现在那些个东西倒成了摆设。

 

      张启山微微挑眉,齐老八很识趣地闭上了他想要抱怨的话。

 

      副官递了一杯绿茶给齐八爷,齐八爷接过放在一旁,见张启山桌前的文件已经是堆如小山,有些惊讶,“佛爷你这几日…不会都是在照顾何少爷吧?”

 

       张启山没理他,径直走过面前书架拿出一份文件,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齐老八这才想起此行张府的目的。

 

      “我已经暗查过了,那批军火流入,洪门老八的意思是与洪兴对半分。”

 

       张启山冷笑了一声,“还是洪门老八狠,想同陈霆那流氓合作,断我军火供给。”

 

       齐老八点头,“洪门老八的意思是,将这批军火放到黑市,看哪边出价高就给哪边。”

       

        黑市军火贵的吓人,有次有好。张启山本不想断人财路,可上方已经明确给他命令,这批军火必须明确在自己手上,这样方可为以后战争做其准备。何况这批军火是上层洋货,炮火威力也是一等一的猛烈。

 

       “陈霆呢,什么意思?”张启山反问。

 

       “放话说,还要考虑一阵。”齐老八如实禀告。

 

        齐铁嘴知张启山想要这批军火,可这批军火被长沙内两个帮会虎视眈眈盯着,明抢是不可能的。

 

       眼下战争年间,时局动荡,谁都想要在这烽火连天之中找机会存活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而张启山的选择,是这长沙城。

 

       这批军火,是最新消息,若是流入红色资本家手中,那这批军火最后到共产党手中,也算发挥用处;在自己手中,也是必能更好保护长沙;可若是到达日本人手中,那必定是将这长沙城摧毁干净。

 

       日本人手中还有一张王牌,是张启山无法判定的,那就是城外霍家地盘的墓下,他们随时可能会用的生化武器。

 

       张启山不敢赌,也不能赌。

 

     

       洪门老八是铁了心要赚这笔国难财,若是眼下想要取得这批军火,必定要看陈霆有没有意向与国党合作,把这批军火卖给国党。

 

       张启山知,陈霆这个人性情不定,极难找到其踪迹,更是不轻易见人。

 

        想要见陈霆,也只有….可是….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左右为难的模样,知道张启山心中的纠结,无奈道,“佛爷,我知你不想让何少爷与陈霆见面,可眼下我们只有这一个突破口,何况我们城外矿洞之下的事情还未解决,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张启山只觉得纠结的头疼欲裂,偶然瞥向窗外,不曾想竟是看到房中已经苏醒的人站在窗户前,也同样在看他。

 

张启山眼神之中的喜悦忽然溢满眉梢,还没等齐老八反应过来,便是已经抄起沙发上的外套,大步离去。

 

“此事我再想想,你先回去。”



应该还有一更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7.

 

     西街的大夫是被张家副官拎着前去就医的。

 

老大夫眉目间的疲惫带着没有睡醒的倦意,毕竟也是上了年纪,这筋骨皮受不了折腾。可张家副官偏偏似是家中亲人得了绝症模样,来不及二话,一手领着大夫,一手拿了床头药箱就将大夫请上了车。

 

这西街大夫跟张家副官也是熟客了,张府人多是士兵,平日训练,流血受伤也是习惯着副官带领着人来找这大夫,今日这破天荒地如此粗暴的方式,还是从未有过的。

 

“副官,这…这么急…?”西街大夫从混乱的大袄中颤颤巍巍地找出眼镜,看着窗外景物飞速而过,前头行人迅速避开,这车速怕是也飙到了高处,心里猜着,莫不是佛爷又受了什么严重的伤?

 

这可不行。

 

谁人不知,张启山的生死存亡可关系着整个长沙城,若是张启山有个三长两短,谁来保护这一方城墙?

 

副官看着老大夫那紧张模样,道:“并不是佛爷受伤了。”

 

老大夫听闻松了一口气。

 

副官想来,又仔细道了一句,“是比佛爷受伤还严重的人受伤了。”

 

老大夫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

 

“何人受伤关系比佛爷受伤还严重?”老大夫问道。

 

还未等副官回答,那个老大夫忽地狠狠拍头,恍然大悟,“瞧我这糊涂脑袋,那还用问,必定是心上人受伤,才比本人受伤更严重。”

 

车在张府门口停下,副官来不及解释,抓着老大夫就往张家二楼跑。

 

张大夫刚到门口,就听到房间内一声清脆的声响。

 

 

     

     “张启山!!!给我滚!!!!!!!!”何瀚随手抓起床头的瓷杯,狠狠扔向站在不远处的张启山。

 

     张启山侧身一闪,白瓷杯落地成了破烂。

     

 

张启山也没生气,吩咐小葵清扫了碎片,继而温柔地道:“还想砸哪个?我帮你拿。”

    

      何瀚冷冷地看着张启山,看着对方一脸微笑,心中怒气一涌而上,掀起盖在身上的被褥想要起身,却又被张启山又重新按了回去。

 

      “躺着,副官请的大夫到了,让他给你看看。”

 

       张启山强势地把何瀚按回床上,似是怕何瀚又跳起来挣扎,索性坐在床头看着何瀚,吩咐副官将老大夫带进来。

 

       何瀚转过头去,不去看张启山。

 

       走,一定要走,今晚无论如何,一定要走。

 

       张启山,你困不住我的。

 

 

 

       张启山不知何瀚心中所想,赶忙让老大夫上前。

 

       老大夫分不清床上之人的性别,只觉得身影约莫有些熟悉,却也没多想什么,认是女儿脸皮薄,也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就开始查看起来。

 

       大约过了一会儿,老大夫对着张启山道:“病人有些风寒,加上身子骨太差,急火攻心时就会晕倒。以后切莫再让她动怒了。”

 

       张启山提着的心放了下,点点头应允着,又问道老大夫,“可需要什么药物配合?”

 

       老大夫想了想,道:“病人体虚,看来是小时就落下的毛病,想要彻底根治短期内是不可能的,慢些调理便可。至于药物配合,一日三餐饮食正常外,适当的一些补品也是有所增益,但若效果最好的,莫过于人参配合着。

 

       “人参?”张启山疑惑道,“人参可不是什么稀罕物,平常药店也有售,这人参可有什么要求?”

 

       老大夫笑笑,“佛爷聪明。人参补虚,若要效果最好,还是千年人参作用最佳。”

 

       张启山道谢,“多谢老大夫提醒。”言罢,便是吩咐着副官送老大夫出去。

 

       老大夫被送出门外,领了钱,小声地拉着副官,问道:“我可是从没见过佛爷这幅模样,被人姑娘发着脾气也不说,一心只担心她的安慰,你可看到刚才佛爷注视着那姑娘的眼神?也不知谁家姑娘这么好福气?”

 

       副官摇摇头,轻道:

 

      “并非姑娘,而是少爷。”


卡了 可能没有下文了 你们先睡吧 我再想想

我大纲放在哪个文档找不到了....

迷梦【何瀚×苏子涵】

2.

     车上气氛安静的可怕。

 

     何瀚想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便是先柔声开口问苏子涵:

 

“你还没有吃饭,想吃什么?”

 

何瀚坐在驾驶位上,看见苏子涵一直看向窗外,或者是时不时地拿出手机开启自己的游戏模式,对何瀚的问题连眼皮也懒得抬一下。

 

“西区街道那家的港式餐厅好吗?”何瀚小心翼翼地开口,他记得苏子涵是比较喜欢吃甜腻的东西,西区街道那边餐厅的口味恰好满足苏子涵的口味。

 

苏子涵打游戏打累了,把手机扔到了包里,转过头去看窗外边的风景。

 

“何总,跟你吃饭我倒胃口。”

 

苏子涵好像诚心要惹何瀚不痛快,最好让何瀚气到立刻就能把自己扔在路边,他苏子涵好逍遥快活。

 

何瀚笑笑,“可我觉得你秀色可餐,增强食欲,怎么办?”

 

苏子涵一下子红了耳根,却冲着何瀚翻了个白眼,“我倒是不知道何总现在甜言蜜语的能力这么强大,以前追人的时候这手段没用上?”

 

何瀚的嘴角忍不住向上翘了翘,看着面前这只温顺的小绵羊忽然变成了长着利爪的小老虎,终于露出了他心底最真实的一面。

 

不再是以前伪装很好的“善解人意”。

 

他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苏子涵的口才这么好?开口成话,句句把人堵死。\

 

何瀚刚想说,以前那些追陈均平的手段他苏子涵又不是没看到,话到嘴边又再次咽下。

 

还好脑子机能比他的智商高,若是这句话出口,他可不敢保证苏子涵会不会下一秒跳车走人。

 

何瀚没有接苏子涵的话,而是很专注地开着车,看着苏子涵道:“你脚底下有一个盒子,打开看看。”

 

苏子涵这才发现脚边有一个包装很好看的礼盒袋,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生日快乐”的字样。那个字迹,是他最熟悉的。、

 

何瀚只听见苏子涵“呵呵”冷笑了两声,将礼盒放在一旁,随意道了一句“谢谢”,完全没有想要拆开的欲望。

 

“你不想打开看看吗?”何瀚疑惑。这是他挑选了好久的礼物。

 

“我生日并不是今天,你若是想补偿前几天我错过的生日,那就算了吧。”苏子涵将手机又重新拿出来,看着手机,等待陈霆的消息,想来他和Mike也差不多登机了。

 

何瀚刚想开口解释那天的事情,苏子涵却好像知晓了什么,漫不经心道:“何瀚,你不用解释给我听,我不想听。”

 

“反正被你放鸽子,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面对命题是“陈均平”还是“苏子涵”的选择,他何瀚选择的从来都是陈均平,而不是“苏子涵”

 

苏子涵把手机扔在了后座上,看向窗外不断一闪而过的街景,轻轻笑了笑。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何瀚。

 

车中的气氛再一次变得沉默。

 

良久,苏子涵轻轻道:“一会儿吃完饭,你送我回家吧。”

 

何瀚一下子开心起来,犹如吃了蜜糖一般,若是此时苏子涵要星星要月亮,何瀚一定都会想办法替他摘到。

 

可是下一秒,他又听苏子涵道:“我有些东西落在你家,我拿完就走。”

 

何瀚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迎面一盆冷水迎头浇下,浇的他的心忽地有些发颤。

 

    他从来没感觉,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就能够这样伤人至极。

 

苏子涵撇头,看着一言不发的何瀚,脸上的表情似是隐隐地掩藏着即将要爆发的情绪,这是他从未看到过的何瀚。

 

他所了解的何瀚,不是这样的。

 

有些东西在这沉默的车厢内发酵,从空气渗入到苏子涵的毛孔,直到内心深处。

 

苏子涵的心脏在这一瞬间忽地加快。

 

何瀚,开始在乎他了???

 

开什么玩笑。

 

苏子涵忽然勾了勾嘴角。六个月的贴心关怀都没能换来他的真心,今天这一出离家戏就让他知道自己重要了?别再天真了。

 

苏子涵握了握拳头,又轻道:“下个月的订婚,我想…..”

 

话还未完,车忽地骤停,苏子涵结结实实地撞在挡风玻璃上。

 

“疼疼疼…..”苏子涵捂住额间红包。

 

何瀚忽地一下子急了,抓过苏子涵的手想看看肿起的大包,却被苏子涵一掌拍开。

 

“别碰我。”苏子涵忽然好像很讨厌何瀚从未有过如此热切的关心,从内心看不起这样因为愧疚而对他这么温柔的何瀚,继而一句话没说,趁着车子停下的功夫,直接背上包走出车门。

 

何瀚赶忙将车扔在一旁,下车去追,却见苏子涵好像无头苍蝇似的,低着头,一步一步走地飞快,根本不想让何瀚追上。

 

还没听到何瀚的提醒声,苏子涵又“砰”地一声撞在了电线杆上,正中额间大包位置。

 

 

何瀚:“…….”

 

他以前怎么没看出苏子涵这么蠢?

 

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实在不是他不厚道,而是苏子涵捂着脑袋恶狠狠地盯着他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何瀚轻轻地扶起苏子涵,苏子涵还未推开何瀚,就已经被紧紧地搂住腰间往回走了。

 

“走过了,餐馆在这里。”何瀚好脾气地提醒他,看着他的额间,又轻道一句,“一会儿你在餐馆等我,我去为你买点药。”

 

苏子涵不屑,一句话没说,想转头离开,确是被何瀚搂地死死地。

 

何瀚和苏子涵是这家餐馆的老熟人了,那女老板一看是二人来了,立刻就喜笑颜开,熟悉地打着招呼,吩咐着店里丫头拿上菜单上前,丝毫未注意到二人的特殊气氛。

 

何瀚和苏子涵来到以前的座位,拿着菜单上前的丫头是新来的,看着面前的一对帅哥有些脸红,问道:“请问要来些什么?”

 

何瀚先是让那个丫头准备一条白毛巾和一些冰块,随后又点了几个以前同苏子涵一起吃的菜,而后又问苏子涵,“还想吃些什么?”

苏子涵看着何瀚,成心刁难,微微一笑,“火锅。”

 

苏子涵知道,何瀚有严重的洁癖,对于火锅之类的油腻食物,他是从来不碰的。

 

点菜丫头记着菜名的手忽地一顿,一脸尴尬看向何瀚。

 

何瀚倒是丝毫不在意,拎起挂在座椅后的西服,“那走吧,结账,去吃火锅。”

    

“你不介意油腻腻的环境?”

 

 何瀚看向苏子涵抬头认真的表情,下意识道:“你喜欢就好了。”

 

从今以后,我会去尝试着,你喜欢的一切

 

你喜欢就好了。


失踪人口回归

高考考完 大事已完

接下来的口语考试不耽误更文

等事情忙完更新 


感谢还没取关

你们要看哪篇?

倾山河(张启山×何瀚)

6.

 

      似乎清闲的惯了,何瀚一时有些不习惯。

 

      每日准点之时起床,随意用完早餐以后便去名下产业查看,而后傍晚返回家中开始对账,有时候还要再匀出一份时间给何慕检查功课,顺便再带他去西街给他买些零嘴让他认真做功课。

 

      可在张家这一月,没有那些烦人的账目,更没有每日带着困意的查实,何瀚感觉自己的身子骨快要犯懒了,上下捏了捏自己的脸,也是圆润了不少。

       

       何瀚最近在读《青年杂志》,每日废寝忘食地研究,很是专注,连张启山何时站在身后也不知。

 

        张启山见何瀚如此专注,也没打扰,就慢慢地坐在不远处的书桌前看着何瀚,似是欣赏一副“深闺佳人图”。

 

       一如从前,岁月静好

 

       似是感受到了张启山的目光,何瀚有些窘迫地将书放在一旁,揉了揉已经读了几个时辰困倦的双眼,开口声音却依旧不冷不热,“何事?”

 

       张启山竟是看的有些忘神,待声音传到耳边才如梦初醒一般,咳了两声,恢复了平常脸色,“我过两日需要和副官还有老八去一趟矿山。”

 

       张启山说的城外矿山,是七当家霍三娘的地盘。不久前长沙城车站来了一辆鬼车,源头也是在那儿。可这矿山内是凶险万分,先前九门祖辈唯有二当家二月红祖上有人去过,可是最后竟然没有一人活着出来。

 

       那座吃人的矿山如同一块烫手山芋,最后留给了七当家霍三娘。

 

       何瀚当下就想反对,可话到嘴边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一手紧紧地抓着被角,假装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道:“想死随意,不必来告。”

 

       张启山将何瀚的小动作竟收眼底,明知他是口是心非,可这心中怒火却是瞬间而起,他走到床头前,一下子掀开何瀚的床被,大力地拉着他的手腕,恶狠狠盯着他,“你咒我死?????你是不是想等我死后你好解脱???和你的老情人在一起????我告诉你!!!妄想!”

 

        何瀚一下子被拉起来有些头晕,听到张启山说“老情人”三字觉得莫名其妙,却也不甘势弱拍掉张启山的手,大声喊道:“张启山你有毛病,放开!什么老情人!”

 

        “你不知道陈霆那流氓头子前两日来长沙城寻你???”

 

         在张启山眼里,陈霆是实打实的流氓头子。

 

陈霆祖上几辈都是混混起家,唯独到了陈霆爷爷这辈建了帮会,平日虽然跟地方官对着干,却也没干多少伤天害理之事。陈霆因父亲宠爱幼弟过分,干脆离家万里选择留洋,留洋回来之后,陈老爷子没过几天也就一命呜呼,驾鹤西去了。陈霆从同父异母的弟弟手中夺回帮主地位,便是开始接管沿海这一带地盘。

 

         “什么流氓头子!嘴巴放干净一点!那是我朋友!”外界将陈霆定义为“心狠手辣”之人,但何瀚却不这么认为。若是当初没有陈霆帮忙,何瀚早就在十七岁那年死在一群混混手中。

 

          张启山却是如同听到了笑话一般,“何家大少爷和洪帮帮头做朋友?什么朋友?床头上的朋友?”

 

           何瀚最后的好脾气被张启山这句话消磨地一干二净,床边白瓷杯被一把抓在手中朝地上空处砸去——

 

          何瀚冷了脸,“张启山,滚。少拿你那龌龊思想恶心别人”

 

          张启山没滚,反倒是脱了身上大袄悠哉挂在一边,坐在床上,“何瀚,这是我张启山的张府,你叫我张启山滚?”

 

         何瀚已经气得厉害,一连说了几个“好”字,转身摔门而去。

 

         张启山看着何瀚的离去的背影也没心思去追,整个张府都被下了死命令,如若没有张启山的命令,任何人是不会让何瀚离开的。

 

        他在等何瀚主动回来服软。

 

        良久,张启山没等到何瀚,就见小葵急急忙忙推门而进——

 

       “佛爷不好了!何少爷在院子里晕倒了!”




我昨天看完霆霆竟然睡着了!!!!!!!我有罪QAQ......

有玩【阴阳师】的小伙伴吗

网易区的加个好友好咩😘